要闻天下 禾评
即时报 快报 通讯员
专题 观点 微博
视频一线 访谈 博客
嘉兴发布 嘉兴日报 南湖晚报
APP客户端 城市新图 99号
房产 科技 旅游 金融
汽车 健康 整形 美容
旅游杂志 酒店
小说
 
嘉兴新闻 | 即时报 | 快报 | 通讯员 | 时政经济 | 县区 | 专题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频道 >精选专题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初心•对话 > 正文
薪火相传核电梦
一家三代共书“国之光荣”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9-05-07 07:23:28    举报

  祖父走过的路


精神矍铄的石益洲

  石益洲1933年出生,原秦山核电站副总工程师,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石益洲出生在上海,于北京求学,在戈壁滩上工作了20多年。祖国需要他在哪,他就在哪里扎下根。现居住在嘉兴市海盐县。

  1950年,石益洲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1953年毕业(因新中国建设需要人才,提前毕业)后被分配到国家计划委员会(现国家发改委)工作,其间参与了156项国家重点建设工程的选址和厂址批准工作。

  1958年,25岁的石益洲被派遣至甘肃,他把20多年的青春播撒在那片戈壁滩上,为中国第一个原子能反应堆成功投产运行和两弹一星的成功发射默默奉献、无怨无悔。他也从一名普通的工程师,渐渐成长为车间主任、分厂副总工程师。

  1981年,石益洲开启了人生的又一历程,被派往海盐秦山核电站参与建设。他先后任秦山核电站基本建设处副处长、秦山核电有限公司负责工程建设的副总工程师等职,攻克多个工程建设难题,为核电站顺利运行提供了安全可靠的工程基础。

  1995年,石益洲退休,被返聘为秦山第三核电有限公司技术顾问,之后又被聘为江苏核电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直到我国单机容量最大的核电站——江苏田湾核电站的1号机组成功并网发电,他才卸下了担子。

  因为工作出色,他曾获评秦山核电劳动模范,并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先后担任嘉兴市政协委员和浙江省政协委员。


  我的奋斗年华

“核三代”石文翔

  石文翔出生于1988年,秦山核电站寿命管理工程师。

  石文翔在海盐出生、长大,最后还是选择了在海盐工作。

  2007年,他考入中国计量学院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2011年,他进入秦山核电站,经过4个半月的培训,通过25门课的考试,他成为方家山一百万千瓦机组的一名现场操作员。

  2016年,经过单位内部岗位双选,他进入技术支持处成为一名寿命管理工程师,对核电站重要设备进行定期评估,保证核电机组安全运行。


  时空对话

  “首先要保证身体健康,只有健康的身体才能为国家、为企业多作贡献;其次要多学习,在当今知识快速更新的时代,不学习就会落后,就会被时代所淘汰;最后,老实做人,踏实做事,一步一个脚印,为我国核电事业多作贡献。”

  ——石益洲

  “爷爷不仅是家里的长辈,更是核电事业上的前辈,‘老实做人,踏实做事’是我们核电人必须要有的职业素养。”

  ——石文翔

2008年时的秦山核电站外观  陈斌荣 摄


  我和我的祖父

祖父教会我“老实做人,踏实做事”

  作为“核三代”,31岁的石文翔现在的职务是秦山核电站寿命管理工程师,“爸爸从爷爷手里接过接力棒,现在又传到了我的手里。”

  石文翔记得,小时候,他常常偷穿爷爷的藏青色工作服,长到脚踝的衣服让他感受到了爷爷的力量和温暖;后来,他也偷穿过爸爸的绿色工作服,穿着那身衣服就好像常常加班的爸爸陪在身边;现在,他有了属于自己的深蓝色工作服,也从他们手上接过了核电人的责任和担当。

  1981年,爷爷石益洲作为首批核电人来到海盐。此后20年,他的儿子和孙子也继承了他的衣钵,走上核电之路。

  1991年12月,秦山核电站首次实现并网发电,成为我国自主设计、自主建造、自主运营、自主管理的第一座核电站。如今,秦山核电站已是全国核电机组数量最多、堆型品种最丰富、装机容量最大的核电基地。从“国之光荣”到“国家名片”,凝聚着几代核电人的无私付出。


石益洲在日本的核电站考察学习


  为核电事业奉献终身

  海盐核电新村,86岁的石益洲和老伴田淑卿的家就在这里。如今的石老彻底卸下了工作上的重担,每周打两次桥牌,更多的时间是待在家里,家里餐桌的玻璃下压着一家人的照片。

  看着那些照片,石老先生说:“从西北的戈壁滩到海盐秦山脚下,无论环境多么艰苦,我都教导孩子们对核能要有崇敬之心、热爱之情,祖国需要我们去哪里,我们的家就在哪里。”

  如今的石益洲身体依然硬朗,孙子石文翔说,爷爷总是把清华大学前校长蒋南翔的话挂在嘴边:“为祖国健康地工作50年。”

  石益洲的成长伴随着祖国的建设和强盛。1950年,他考取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在人才济济的清华大学,他是其中的佼佼者,被推选为班长和学习委员。

  大学毕业后,石益洲被分配到了国家计划委员会,参与156项国家重点建设工程的选址和厂址批准工作。

  “那时候国家的利益是第一位的,需要你去哪里就去哪里。”1958年的一天早上,领导找到石益洲,希望他去甘肃参与中国第一个核反应堆的工作。当天,他告别新婚妻子,提着简单的行囊就出发了。

  在黄沙和荒丘遮掩着的戈壁滩上,我国的原子能时代拉开了序幕。从英姿勃发的青年工程师,到稳重严谨的分厂副总工程师,他将20多年的青春献给了国家。提起那时的工作,石老谦虚地说:“我和同事们一起,为中国第一个原子能反应堆成功投产运行、为我国两弹一星的成功试验和发射做过一些努力。”

  1981年,石益洲接到新任务:参与建造中国第一座核电站。和23年前离开北京一样,他毅然离开了生活工作多年的甘肃,为祖国开创核能新领域。

  十年寒暑,十年心血,石益洲参与了秦山核电站的选址和工程建设,为核电站建造起了安全的屏障。1991年12月,秦山核电站1号机组并网发电。直到1995年,石益洲才退休,之后又接受秦山第三核电有限公司和江苏核电有限公司返聘。从参加工作到正式离开工作岗位,他奋斗了50多年。

  中国核电事业从无到有,需要各方面的人才。为核电站招贤纳士,石益洲举贤不避亲,首先想到了自己的两个儿子。

  石益洲的小儿子石建民告诉记者:“我学的是通讯专业,那时候父亲动员哥哥和我,为中国核电事业尽一份力,于是我们一家都来到秦山脚下扎根。”

  从小耳濡目染,石文翔对核电一直充满好奇,并时刻为成为一个核电人做准备。2011年,他应聘进入秦山核电站工作,正式成为“核三代”。

  凡事就怕“认真”二字

  “我的爷爷真的非常伟大,他指引了我人生的方向。”石文翔记得,爷爷赋闲在家后依然非常关心核电工作,家里的杂志上常常会有爷爷随手写下的方程式。从小到大,爷爷总是教育他,无论什么事就怕“认真”二字。

  石益洲也一直身体力行地践行着“认真”二字。在甘肃的戈壁滩上,他成功解决了西北内陆河地区的冬季防冰取水问题,还自行设计和制造了绞吸式挖泥船,解决了大型平流式沉淀池的排泥问题。

  “当时甘肃的条件真的差,每天每人只能分到一脸盆水,我们一直生活在上海和北京,哪里受过这样的苦。但是那时的精力都在工作上,也不会去埋怨生活条件差。”石益洲回忆道。

  从戈壁滩到秦山,依然是一片荒凉。上世纪80年代初,秦山脚下还是一片海涂,冬天特别冷,夏天又非常闷热。核电站建设对所有中国人来说都是一个全新的课题,核电站的安全性至关重要。石益洲是从事工程建设的,承担起了为核电站打下坚实基础的责任。

  这期间,石益洲和同事们合力解决了核岛整体基础底板的防裂、安全壳(反应堆厂房)的整体施工、安全壳穹顶的制作和吊装等难题。几年后,秦山核电站拔地而起。

  安全壳被称为核电站的“最后一道屏障”,每一个零件都经过严格的局部试验,但是到安全壳整体试验的时候,石益洲依然感到紧张。当时他组织工程师进行试验,三天三夜不眠不休,检验其结构强度和结构整体性。安全壳试验成功后,秦山核电站才获得国家核安全局颁发的装料许可证。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正是石益洲等第一代核电人克服种种困难,为秦山核电站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才有了这么多年的安全运行。石文翔说:“真正成了核电人,才知道‘认真’二字的分量,才知道爷爷和爸爸的严厉要求,来源于工作的习惯。”

  核电精神永远薪火相传

  想要子承父业,其实并不容易。石文翔进入秦山核电站后经历了4个半月的培训,通过了25门考试,才正式成为方家山机组的一名现场操作员。

  “方家山机组是秦山核电站扩建项目。我经历了方家山机组生产准备、调试、正式运行、大修等全部过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历练过程。”石文翔对记者说,“操作员的每一个动作都有对应的工作细则,一步都不能错。工作之后,我愈加发现自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如今核电站各项水平都非常稳定,可见爷爷等第一代核电人严谨的工作态度。”

  安全是核电的生命线,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多年的核电工作锻造了石益洲脚踏实地的工作态度和处事风格。

  “我小时候很调皮,有一次说了谎,平时慈眉善目的爷爷非常严厉地批评了我。他说,一定要老实做人,踏实做事,不能弄虚作假。”石文翔说,长大后他体会到,“老实做人”是爷爷传给后辈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老实做人,踏实做事”正是父亲石建民一生的写照。石建民一直在通讯岗位上,几十年如一日地勤恳工作。小时候石文翔总会埋怨爸爸,休息日也没时间陪他,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也理解了父亲,虽然心中挂念着家庭,但是核安全重于小家,加班加点也要维护核电的安全稳定。

  现在,他是秦山核电站技术支持处的一名寿命管理师,对核电站重要设备进行定期评估,保证核电机组安全稳定运行。每个月重复类似的工作,不断检查,不断写材料,他一遍遍问自己,这份报告是否和实际相符。报告常常会细致到仔细斟酌标点符号,甚至断句是否妥当,因为核电工作容不得有任何差错。

  “以前总在想,我的故乡究竟在哪里,如今在我心里,我的故乡就在秦山核电站。”石文翔说,“从我爷爷开始,我的家人就在这里工作,我们对核电文化的价值观有一种认同。我为身为核电人而感到自豪。”

  如今,秦山核电基地已经是全国核电机组数量最多、堆型品种最丰富、装机容量最大的核电基地。为秦山核电站打下基础的第一代核电人逐渐“退役”,而核电精神在新一代核电人心中薪火相传。先辈们创造的“国之光荣”,将由一代又一代核电人初心守护。

来源 :嘉报集团    作者: 记者 黄 烨 姜鹏飞 通讯员 夏建军 摄影 黄 烨    编辑:盛羽晴     责任编辑:王晓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