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天下 禾评
即时报 快报 通讯员
专题 观点 微博
视频一线 访谈 博客
嘉兴发布 嘉兴日报 南湖晚报
APP客户端 城市新图 99号
房产 科技 旅游 金融
汽车 健康 整形 美容
旅游杂志 酒店
小说
 
嘉兴新闻 | 即时报 | 快报 | 通讯员 | 时政经济 | 县区 | 专题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频道 >精选专题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初心•对话 > 正文
传承父亲的精神和使命
用热血兑现警徽前立下的誓言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9-05-07 07:30:18    举报

  父亲走过的路

李雄伟

  李雄伟(1967—1998),全国公安英雄模范、革命烈士。

  李雄伟出生在嘉善县西塘镇。21岁那年,从公安部警犬技术学校毕业后,李雄伟分配到了海宁市公安局,开始了他的从警生涯。1994年8月,李雄伟被调到嘉兴市秀城区(现为南湖区)公安分局新嘉派出所。1996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98年2月17日晚9时许,已经连续3天没有休息的李雄伟接到通知,去缉捕特大盗窃案重大嫌疑人严成诚。严成诚凶狠狡诈,趁李雄伟、吴桂平出示证件之际窜入小吃店内,企图从后门逃跑,被两人堵在厨房内。凶恶的严成诚操起砧板上的菜刀和剪刀向两人猛戳,搏斗中,歹徒连刺7刀,李雄伟右大腿主动脉被戳断,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英勇牺牲,年仅31岁。

  李雄伟牺牲后,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李雄伟同志为革命烈士;中共嘉兴市委追授李雄伟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追授李雄伟二级英雄模范称号;共青团浙江省委也作出追授李雄伟浙江青年“五四”奖章的决定。


  我的奋斗年华

李旻曜

  李旻曜,1995年10月4日出生在嘉兴市南湖区,2014年考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2018年,李旻曜大学毕业后子承父业,到嘉兴市公安局工作,目前是城南派出所的一名民警。


  时空对话

  “人不应该追求一切种类的快乐,应该追求高尚的快乐。”

  ——选自李雄伟生前的笔记摘抄

  “父亲,从前叔叔伯伯喊您‘小李’,现在他们又管我叫‘小李’,我想这就是传承吧。我的生命自您而来,您的生命又在我身上延续。现在,我还成为您的战友,也更能体会到人民警察的职责、使命和信念。”

  ——李旻曜


  2014年4月3日,在市区英雄园,李旻曜跟随母亲祭奠父亲李雄伟。记者 田建明 摄


  我和我的父亲

父亲于我是一面旗帜

我必须要迎着风,擎好这面旗

  每到清明时节,嘉兴市各级机关、各界群众便纷纷自发前往嘉兴革命烈士陵园进行祭扫。这个时候,李旻曜也会与父亲李雄伟“一期一会”,不过今年,他还多了一个身份——一名嘉兴市公安局的民警、父亲的战友。

  父亲牺牲时,李旻曜只有两岁半。父亲身上盖着党旗,静静躺在花丛中,是他唯一残存的记忆片段。“所以我说庆幸自己就像一条鱼,因为鱼的记忆只有7秒钟。”

  上嘉兴最好的幼儿园、最好的小学、最好的初中、最好的高中,最后上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李旻曜承认自己做警察是受母亲樊伟娟的“规划”引领,但如今真正成为父亲的战友,每天忙碌在值班与出警之间,他才发现父亲的形象在他心中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也才发现对警察这份职业早在从小到大的潜移默化中爱得浓烈。



  父亲,是照片里“监督”我的那个人

  确切地说,父亲牺牲时,李旻曜连两岁半都还没到,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对于父亲的理解就是那个天天在照片里“监督”自己学习的人。

  “妈妈不太说,我怕她伤心也就不问。”李旻曜说,在他的书房里,有一个上下两层的柜子,母亲在柜子的上层放了父亲的照片,而他的书桌就在柜子前面。从记事起,就知道父亲天天“看”着他,“尤其是写作业的时候,真觉得父亲在背后‘监督’着我。更奇怪的是,我也曾调皮地调整过自己在书桌前做作业的角度,但无论在哪个角度,我回过头去,依然能看见照片里父亲的眼睛。”

  说起照片,李旻曜也略感遗憾,因为父亲离开得太突然,他们一家三口甚至连一张合影都没有。

  身边有个“虎妈”,透过父亲在每一张照片里笑呵呵的神情,李旻曜悟出了父亲的好脾气。“妈妈性格挺急躁的,如果父亲性格不好,两人怎么处得来。”

  而奶奶,到现在还常常念叨,不舍那么好的儿子不在了。“她说父亲考上警校后,知道家里条件不好,非常节俭,自己再苦也不问家里要钱。后来工作了,做事勤勤恳恳,让她很放心。奶奶每次说起父亲走的前一年,她在田里干活时突然病倒的事就要落泪,当时父亲把她接到嘉兴市区求医问药,最后奶奶大病痊愈,父亲却突然走了……”

  除了在照片上、在奶奶的嘴里,父亲李雄伟留下的一本摘抄笔记本,也是李旻曜了解父亲的“窗口”。翻开这本笔记本,里面摘抄的有名人名言、工作方法、生活小常识等,父亲的字迹工整、干净,有时候还会自制插图,“从字里行间我看到的是一个热爱工作、做事细致的男人。”

  对妻子好脾气的丈夫、对母亲体贴孝顺的儿子、对工作和生活充满热忱的男人……李旻曜也曾在心里疑惑:父亲,您怎么会舍得撇下这一切?还有我!奶奶说您最疼爱我,我出生那天,您是天下最幸福的父亲。可是1998年2月17日晚上,接到所里任务通知的那一刻,我哭着不让您走,您却还是狠心地把我送到了妈妈怀里,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成为父亲的战友后,他的形象逐渐变得清晰

  一路健康,一路优秀。去年8月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后,李旻曜成为嘉禾大地上藏蓝色城墙中的一隅。

  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当警察的,李旻曜说不上来,但他肯定这与妈妈对他执念式的教育有关,也确信这是自己内心挣不脱、逃不过的虔诚信念。

  父亲李雄伟牺牲后,母亲樊伟娟做了一个让所有人意外的决定——当警察,当一名优秀的警察,她要走丈夫没走完的路。“妈妈做到了,她做警察比做妈妈优秀多了!而我也因此从小跟着她在派出所长大,放学后、双休日、寒暑假……耳濡目染中,警察的工作环境对我来说熟悉、温暖,很像家。”

  李旻曜记得很清楚,大一军训那会儿,他和同学们在部队里接受封闭式军训,特别苦,大夏天的澡都不让洗!于是,军训的某一天,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上了一所普通大学,特别自由,想吃就吃、想玩吉他就玩吉他,可是这样美好的日子他在梦里待了一天就觉得少了点什么,想回去继续军训……“我突然醒了,当警察的决心从此没有动摇!”

  开学了,第一个去学校;放假了,最后一个离开学校。在大学的四年里,李旻曜明白,有些人的青春是五颜六色的,而他甘之若饴地享受着藏蓝色的青春。

  跟着妈妈在派出所长大的李旻曜,从小就深知民警工作的繁忙。如今真正成为一名基层派出所民警,他更加切身体会到了这种忙与累。

  连轴转又频频遇到不顺心的事的时候,他也会忍不住发脾气,但是发泄一下就过去了。“我从来不会怀疑选择警察这个职业对不对,更不会冒出假如从事其他职业会是什么样之类的念头。”

  作为一名新警,李旻曜笑言,他的大学同学时常会聊起在哪里当警察好、在哪个省份当警察收入高,“说出来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觉得我矫情,这些真的从来都不是我当警察所要考虑的因素,我觉得当警察就是我的信仰。”

  正如《人民警察之歌》所唱的:“在繁华的城镇,在寂静的山谷,人民警察的身影,陪着月落,陪着日出……我们维护着祖国的尊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李旻曜说,每天在值班和出警之间忙碌,让他看到了一个更加清晰的父亲形象,也读懂了父亲作为人民警察,奉献的是时间,是汗水,是爱,甚至是年轻而鲜活的生命!

  感谢父亲,引领我的成长与前行

  “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

  从穿上警服,加入公安队伍的那一天起,李旻曜就对自己说过,要和父亲一样,用热血青春去兑现在警徽前立下的誓言,用简单的执着秉持这十六个字的从警初心。

  “在嘉兴,有太多的人认识我的父亲。”李旻曜说,遇到父亲的老同事,叔叔伯伯们会说“哦,这是李雄伟的儿子”;在出警现场,调解纠纷的过程中,当事人会说“我听你的,我知道你是谁的儿子”……

  “我身上有父亲的光环,我要对得起他,从警初心这杆秤不能倒。这也使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做完任何一件事情之后马上反问自己,我已经处理到最好了吗?有时候还会想,如果是父亲,他会怎么做?”

  一次深夜出警时,李旻曜遇到一名喝醉的男子躺在马路上。为了对男子的安全负责,李旻曜通过男子手机联系其家人无果后,找来了120急救车,但是,就在李旻曜扶男子上急救车的时候,对方发起了脾气,甚至出手打人……男子最终被李旻曜制服,但这次事件让他久久不能平静,“我的目的是要帮助对方,怎样能避免好心办坏事?遇到突发危险情况时,在保护双方人身安全方面,我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周到?”

  警察的工作很忙,李旻曜很庆幸母亲对他的理解与支持。“她经历了从民警到教导员的过程,如今又退居二线成为民警,当然懂我!而她对我假装‘若无其事’的关心,我也懂!”李旻曜说,“现在,遇到警务工作上的困惑,我们会一起讨论。”

  李旻曜提到,他有一个看似“傻乎乎”的习惯,就是与群众交流时,先敬一个礼。“我跟妈妈交流过,这个小小的动作,向老百姓传递的是一种礼貌、尊重,老百姓对你的第一印象好了,接下去的工作一定会更好做。”

  “说起来,妈妈都是老民警了,也还是很拼呢!不久前,一家4S店里一辆价值100多万元的车被盗了,她到有嫌疑的小区一个个实地查找,结果真把车找回来了……”李旻曜说,他和妈妈都知道,身后还有一双眼睛,那就是父亲。

  “父亲,感谢我能做您的儿子!我也感恩妈妈的付出,尽管她对我百般严苛。我知道,那是您在引领我成长和前行。父亲,您是我的旗,我应该且必须要做的是迎着风,擎好这面旗!可如果有下辈子,我不要您的光环,只要您。”

来源 :嘉报集团    作者: 记者 钱姬霞 摄影记者 赵颖硕(除署名外)    编辑:盛羽晴     责任编辑:张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