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天下 禾评
即时报 快报 通讯员
专题 观点 微博
视频一线 访谈 博客
嘉兴发布 嘉兴日报 南湖晚报
APP客户端 城市新图 99号
房产 科技 旅游 金融
汽车 健康 整形 美容
旅游杂志 酒店
小说
 
嘉兴新闻 | 即时报 | 快报 | 通讯员 | 时政经济 | 县区 | 专题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频道 >精选专题 >精神的力量 初心在身边 >初心守护人(嘉兴奇翼特种服装) > 正文
陈克定:骨子里有一种精神来自父辈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9-04-30 11:54:00    举报

  【人物名片】


  陈克定,1986年出生。他是浙江奇翼科技有限公司总裁,还是嘉兴市互联网经济青年创业导师、同济大学浙江学院创业导师、浙江省青年企业家协会会员。

陈克定在2015年第二届互联网大会“互联网之光”科技展上接受浙江电视台采访 


  在嘉兴的青年创业群体里,陈克定算得上是一位杰出的代表。


  了解陈克定的人都知道,他可谓一个“富二代”。其父陈永根在服装行业深耕40多年,已经积累了一份丰厚的家业。在朋友们的心目中,如果用一些关键词给这个“富二代”进行标注,满满的,都是令人眼前一亮的词汇:勤奋、求进、敢想敢为、高大帅气、“黄金王老五”……


  “我祖籍是温州永嘉。或许,骨子里就有一种‘温商精神’。这一点,继承了我父亲。”对于友人的褒奖,陈克定并不自谦。


  他偶尔也通过“车友会”等圈子接触一些其他的嘉兴“富二代”。但他说,自己融不进那个圈子。“我不抽烟不喝酒。他们叫我去过酒吧,没一会儿,我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他们一定觉得我‘没趣’,也就很少再找我玩。”


  那个圈子的人看陈克定,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另类——每天清晨五点多就起床开始忙碌的“富二代”,你们谁见过?


  选择创业,因为看到父亲的辛苦


  陈克定说,他之所以选择在父亲事业基础上选择一条创业的路,是因为看到了父亲的辛苦。


  “我父亲的祖上大概民国初年从温州来到平湖乍浦。他1976年从乍浦到嘉兴,当裁剪衣服的学徒。后来开裁缝店、布料店、服装加工厂,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外人觉得开公司、当老板很风光,但其中的艰辛,很少有人了解。一年时间,除了过年,很少有休息日。2012年,我从新加坡读书回来的时候,公司经营非常不容易。做服装代工,加工一件衣服就挣几毛钱,人工又那么贵。我当时就想,这样做下去一定不行。必须想办法!”


  从新加坡回来仅仅一个月,陈克定做出一个决定:我要去国内走一圈,找一找还有哪些市场机遇。


  听儿子说要一个人开车游历大半个中国,父母吃了一惊。他们的答复很简单:不允许。


  “你才几天的实际驾驶经验?就不想想安全问题?刚刚出校门,你知道外面的社会有多复杂……”父母的担心自在情理之中。


  父母原本觉得,只要经济上不支持,陈克定就会断了念头。没想到,他手里有钱。


  “我在新加坡管理大学上了三年多,尽管当时家里给的生活费并没有什么富余,但我从不乱花钱。毕业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攒了六七万。”


  就这样,2012年5月,陈克定不顾父母的坚决反对,独自踏上了周游的旅程。


  从嘉兴一路向北,江苏、山东、河北、天津、东三省、内蒙、陕西;其后,回到嘉兴休整数日,他又一路南下,福建、广东、广西、贵州、云南……历时五个多月,陈克定走了88个城市。


  这一路,陈克定连一个旅游景点都没去。每到一个地方,他首先打听当地的特产,逛当地大型批发市场,并通过各种方式结交开办公司工厂的朋友。


  一个26岁的小伙子,举目无亲无朋,如何取得人家的信任?陈克定说:“我这个人有一点挺好:嘴甜。”


  他说,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他在戴梦得旋转餐厅打零工体验生活的20多天,就掌握了两门“绝技”,使他成了一个特别受照顾的“小青年”。


  “一是勤快,二是嘴甜——没有人不喜欢这样的年轻人。”


  靠这两样,只身在外的陈克定如鱼得水。近半年的游历,不仅仅走马观花,还真结交了不少年长其许多的新朋友。而在这些朋友中的一些人,为他日后开拓奇翼科技公司的市场打开了方便之门。


  这是后话,当时,陈克定也没想到过。


  在内蒙古牙克石荒无人烟的野外,遭遇过汽车爆胎;顺道出境赴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险遇劫匪。一路上,陈克定经历了好几次小小的考验。好在无不化险为夷。


  温商的冒险精神和开拓精神,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陈克定在2017年上海五金机械展上介绍公司产品


  独当一面,在科技领域展开“奇翼”


  尽管五个月的游历,并没有引入实际的“项目”。但陈克定经过此番历练,人际交往的能力非同以往。


  回到父亲的服装公司帮忙后不久,他就一个人前往上海,拿下了某国际知名品牌的服装代工项目。


  “我们以前就和这个品牌有合作。但是,之前的代工业务,中间有好几道中间商,最后分到我们公司的利润,少得可怜。我去了这家公司的中国总部,直接拿到了代工合同。”陈克定说,父亲在服装行业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从纱线到纺织,再到印染等各个上游环节,积累了丰富的人脉资源,不仅可以拿到高质量的原料,而且价格低廉。加之服装公司管理顺畅,直接取得代工合同后,服装公司的利润得到了大幅度提高。


  但陈克定不满足于此。他觉得,困扰服装公司发展的另一大瓶颈是人工价格的上涨,这是各个行业都面临的问题。“用机器取代人工,以后一定会有发展。”


  于是,2013年,致力于研发服务型机器人的奇翼科技公司宣告成立。陈克定开始在全新的领域进行探索。


  机器人研发,关键在科技人才。为了挖人,陈克定到美国参观科技展,在上海、杭州四处交友,为自己的新公司卖力宣传。就这样,奇翼科技公司的研发团队逐渐建立起来。


  “当时,国内的机器人研发还处在起步阶段。奇翼科技算是比较早的。”陈克定说,经过两年的努力,公司终于在2015年结出第一颗果实:第一代MEKA机器人诞生了。


  与此同时,奇翼科技另一只触角伸向了特种服装领域。


  “早在2007年,我父亲就开始尝试研发可自行控温的特种服装。我毕业回国后,这方面有了实质性进展。首先研发出的,是自加热服装。把石墨烯细丝编织进服装面料,手感、外观和普通面料没有任何区别,服装还可以正常洗涤。这种服装,最适合北方地区户外工作的人群,比如环卫工人、警察。”陈克定介绍。


  2015年12月中旬,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隆重举行。本次大会的“互联网之光”博览会上,奇翼科技公司的MEKA机器人和特种服装惊艳亮相。


  出席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参观“互联网之光”博览会时,对奇翼科技公司的产品显示出浓厚的兴趣。而作为展商代表,陈克定向习总书记详细介绍了公司的这两款最新产品。


  “总书记听得很认真。当时我穿的是制暖服装,他还问我可不可以制冷。”陈克定回忆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而正是总书记的提问,帮他打开了思路,后来公司开始加大力度开发制冷服装。


  2017年,奇翼科技公司的制冷服装问世。通过调节,服装可让体感温度控制在28摄氏度左右。


  “特种服装制冷和制热,都是通过一只普通的充电宝提供能源。这样的特种服装,在军事领域和民用领域,都有很大的市场。”


  同时,MEKA机器人目前也已进化到第五代。与2015年亮相世界互联网大会的第一代相比,现在的MEKA机器人,肢体活动更加多样,行进更灵巧,程序更加完善,“开口”讲话更接近真人,服务也更人性化。



陈克定与父亲陈永根在研究交流业务 


陈克定正与客户交流 


  梦想生花,与父亲的言传身教分不开


  如今,奇翼科技公司的产品,在北京、上海、广州、沈阳、西安等20多个城市都有了代理。


  在市场拓展中,当年看似并没有明确目的的游历,为陈克定提供了莫大的便利。


  “哈尔滨市为巡特警、环卫工人采购了大批的特种服装。这个渠道,就是得益于当年的人脉。另外,山东潍坊、济南,河南郑州,也采购了加热服装。特种服装得到认可,并不是人脉的作用,关键还是产品的性能和品质。人脉资源,仅仅是提供了开拓市场的便利。”陈克定说,两款特种服装,不仅可以实现调温,而且能够通过APP智能控制,轻便实用,更重要的是安全。


  此外,奇翼多功能智能服装具有转向灯、太阳能充电、高能手电筒、智能保暖、双向防丢失、一键音乐、蓝牙互动、蓝牙控制相机、超能防水、可视面料报警等功能,深受青年极客和旅游达人的喜爱。


  制冷服装问世没多久,就成功地进入东方航空公司,受到地勤人员的欢迎;尔后,阿联酋迪拜政府成为其海外市场的第一个客户。


  最近,沈阳某军品服装代理机构以及日本一家公司都在主动联系陈克定,希望可以与奇翼科技开展合作。


  经过短短几年的转型,目前,奇翼科技特种服饰的营业额已从几百万元上升到近亿元,占到公司总营业额的30%左右,今后的目标是上升到80%左右,实现华丽转身。


  在陈克定眼中,父亲陈永根一直是个勤奋、简朴的人。这一点,也深深影响着自己。“他对于吃喝,没有什么要求。一顿饭,一个小菜就打发了。我能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不四处乱玩,攒下一笔钱,正是和父亲言传身教分不开。”每天,陈克定早早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在他看来,这样的生活才最为充实。


  或许是因为太忙碌,陈克定至今还是单身。在被问及这个私人话题是否可以写时,陈克定呵呵笑道:“单身问题?可以写呀!”


  看着父亲一手创办的服装企业在自己的帮助下实现了巨大的转型升级,陈克定感到十分欣慰。他说,无论家庭条件如何,年轻人需要有梦想,更重要的是有执行力,要敢想敢尝试。


  “人们诠释温商精神,认为温商能够创新,善于利用人脉,敢于冒险。我作为温州人的后代,也很认同。不过,我是嘉兴人,在我看来,温商精神,和嘉兴年轻人的创业精神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 :嘉报集团    作者: 记者 刘艳阳    编辑:陈园     责任编辑:李玲